Author Archive

逐鹿

真實、虛幻與想像交疊……

那天,工作一整個下午後,我在山邊吹好久沒動的Soprano Saxophone,沒有譜亂七八糟的吹,那時天色已昏暗,山的另一邊應該也都聽得到吧。
結果隔幾天引來兩隻鹿近來,牠們觀察我以及週遭地形地物後,過沒幾天,趁我不在走進田裡吃光了我的果樹苗,還留一坨大便給我……XD

後來,我一氣之下穿上我的越野跑鞋 merrell Trail Glove,上山跑了約莫21k終於追到這兩隻鹿。我還在喘不過氣的當兒,只聽牠們不疾不徐,冷冷地說:不是我們吃的,是野豬,不然你可以去google一下那坨大便。

1978730_618801574873249_1061085251144966671_n果然,一查之下,這坨大便比較像是山豬的,而且不太可能是鹿的。奇怪,難道山豬會吃果樹?

 
今天我在溝浚旁遇到山豬,我瞪著牠,牠回我一種「你是白癡」的眼神,不屑地甩甩尾巴離去,頓時我恍然大悟,更,大便是山豬的沒錯,但果樹是鹿吃的也無誤,TMD,我辛苦跑了21k,卻被兩隻鹿一句話給忽悠了,XD。

Continue Reading

冬山河超馬50K

冬山河,是我情感上認同的一條河。(所以意義特殊,要寫長一點,XD)

之所以報名冬山河,是因爲這裡是我的家鄉,有熟悉的景物與遙遠的記憶(雖然我少小離家);而之所以報名超馬50K而不是標馬,是因爲報名的時候,家裡星期日大都安排有課程活動(後來暫停了),所以就選擇週六舉辦的超馬賽。

櫻花與星光馬後,我已經知道自己的罩門在哪裡了:心跳太快,水分流失迅速,所以遇熱或陡坡都完蛋。冬山河正好都沒這問題,幾乎沒坡度,而且在冬天舉辦,氣溫應該很低,至少不會熱到哪裡去,只是就怕下雨。所以我放棄太魯閣馬(有抽中但還好沒報,少了擔心與受氣),下半年就專注玩這一場(目標上次沒達成的:四小時內跑42.195k)。

Continue Reading

雙溪櫻花初馬

櫻花馬終點前不知陽光太熱情所致,還是被週遭的徒步氛圍感染,從15K後,遇陡坡就當起步兵了!如果照村上所言:我可不是來這邊走路的啊!這樣說來,我這跑跑走走的過程實在是汗顏。
怎麼身體的能量迅速流失?一路上實在是走太多次了,上坡完全提不起勁,下坡勉強維持配速,目標成績越來越下修,最後10K如果能維持6分速其實就可以達到自己的A標,無奈力不從心,直到最後2公里才勉力小衝刺。

這裏有一個秘密分享,最後幾K已經力氣用盡時,想起”The Non-Runner’s marathon Trainer” 所說,想像美好的畫面。所以我就開始閉起雙眼,想着情人與小孩的笑臉,然後就一路衝下山……

值得慶幸的是(可能是因爲走走跑跑的關係),雖然有點小抽筋,但還好休息一下就逐漸恢復,無傷完賽。

 

DSC_9122

而且拿到這個初馬獎,算是自己跑步近一年的期末獎勵與記錄,4月,我就升2年級囉!

 

初馬 2013.3.10

  • 晶片時間:4:40:27
  • 大會時間:4:41:22

 

(自測多了100M與1分多,因爲在終點忘了按停,每次都這樣XD)

Continue Reading